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领养的孩子
领养的孩子

领养的孩子

丝丝的太阳光线,照在由美子的脸上,惊醒了娇睡的美人。睡眼朦胧的由美子,探手将闹钟拿到眼前。

  「嗯……7 点了!?糟了,上班要迟到了!」

  由美子慌慌张张爬了起来跑到浴室去盥洗,等到洗过脸之后才想起,公司因为她最近完成了几宗大的生意,又看她没什么休息,特地让她放了几天假,所以不用去上班。

  由美子回过神来,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慢慢刷牙。

  「嗯?怎么怪怪的……」

  由美子静下心来才想到,昨晚似乎是塞着按摩棒睡的,那也就是说,那支电动按摩棒还插在她下面。

  低头一看,电力耗尽的电动按摩棒,正露出一节的插在那里,由美子满脸通红的将按摩棒抽出。

  「嗯…空空的……好难受……」

  按摩棒放置在那里一整晚,拔出来之后还残留着呆过的痕迹,穴口开开的,证明了昨晚夹着按摩棒一夜的证据。

  由美子想起了昨夜的疯狂,先红着脸把昨晚的痕迹收拾干净,才换上外出的衣服出去吃早点。

  买了早点与新电池的由美子,坐在附近公园的长椅子上,心理边吃边想。

  「现在条件好又能玩的男性这么少吗?条件不错的,没有那个技巧。会玩的,又没有达到我的标准。达到标准又能玩的,身子都掏空了。我是不是降低一些标准比较好呢……」

  看着在公园玩的小孩子,由美子心里又想。

  「真好呢,小孩子无忧无虑的,这么快乐。回想起来,我小的时候好像跟朋友玩一整天也不会累呢……咦?怎么有孩子被欺负了。」在给小孩玩沙的沙池那个位置,有一个可爱的女孩,被一群稍大一点的男孩子拳打脚踢,甚至还动手脱那个孩子的裤子。

  「欺负就算了,怎么可以脱人家的衣服呢!」愤怒的由美子跑过去将那群孩子赶走,回头将那个受欺负的小孩扶起来。

  「这…这是什么!?」

  由美子本来以为受到欺负的是个女孩子,等要把那个孩子扶起来时才发现,原来那根本就不是女孩,而是一个男孩。而且那个才到她胸口高的孩子,被脱掉裤子的两脚之间,挂着一条比成年人还要大上两倍的阳具。

  「好…好大……」由美子被那个阳具的大小吓的目瞪口呆,等到听到对方的哭泣声才回过神来。

  「好了,好了,他们已经跑掉了,不要哭了喔,男孩子要坚强才可以。来,先把裤子穿上喔。」

  由美子吞着口水看他把裤子穿上,心理幻想着「还没硬起来就这么大,若是硬起来之后一定更大。他现在还是个孩子,那也就是说,他那根阳具将来还会比现在更大一些。」

  由美子又兴奋的想「现在长的这么漂亮,以后也一定长的不差,将来他的女朋友一定会很「性」福。真是羡慕…好想被这么粗壮的东西插弄看看……」「谢谢你,大姊姊,我不要紧了。」

  「不客气,你住在哪里,大姊姊最近放假,正好有空可以送你回去。」「我住在那边。」那个孩子指着某个方向。

  「姊姊叫做由美子喔,可以告诉姊姊你的名字吗?」由美子牵着那个孩子的手,小心的问他的名字。

  「嗯,我叫俊彦喔。」

  由美子牵着俊彦,走走停停的找到了俊彦住着的地方。那是一间很大的屋子,外面还有一圈围墙,门上还挂着XX孤儿院的牌子,原来俊彦是个孤儿。

  回到住处之后,由美子总是会想起俊彦的大棒子。那一天晚上,她失眠了,即使像以前一样的自我安慰,却比从前还要感到空虚。

  隔天早上,怎么也睡不好的由美子,又买了早点到那个公园去,呆呆的看着公园的风景。只是时不时的会在想起俊彦的脸,还有那与脸不相衬的大肉棒。

  「又不是没有过男人,怎么老是惦记着那个孩子,又不是欲求不满的老女人。」由美子在心理嘲笑着自己。

  「闲着也是闲着,就过去看看俊彦好了。」

  由美子去西点店买了一些小点心,哼着小调着那间孤儿院走了过去。

  「记得应该是在这里吧……啊勒,发生什么事了?」眼前的围墙正被拆除,几个孩子抱着中间的那位老妇人,啜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。

  「那个……请问一下,这里是要翻修吗?」由美子好奇的问。

  老妇人擦了擦眼泪,回答说「不是,这里是要拆除了,本来就是租借的地方,只是没想到还有几个孩子没有被领养走。」

  「这样子的啊……」由美子突然有了一个念头。

  「这样子好了,我昨天有遇到一个叫做俊彦的孩子,我很喜欢那个孩子,可以的话就让我扶养他好了。」

  「这个啊……这个要先问过那个孩子才行,孩子不同意的话,还是算了吧。」老妇人为难的说。

  老妇人将俊彦拉了出来,让他跟由美子面对面。

  「俊彦——还记得我吗?我是那个救过你的姊姊喔。」由美子轻切的对着俊彦说。

  「记…记得……你是那个漂亮的大姊姊。」俊彦扭扭捏捏,很害羞的与由美子相对着。

  「那要不要跟姊姊在一起呢,姊姊想要和你一起住喔。」由美子用更加和善的语气,试着说服俊彦。

  「那…每天都有布丁可以吃吗……」俊彦脸红红的问。

  「要吃冰淇淋也可以喔。」由美子心里暗想,想不到自己还满有哄孩子的天份嘛。

  用一天的时间去办理户口的一些手续,也好在由美子现在正在假期中,亲自下去走,手续很快就好了。由美子当天就带着俊彦回到她居住的公寓,安排给俊彦一个房间。

  「从今天开始俊彦就住在这里喔,喜欢吗?」由美子带着俊彦到安排给他的房间里。「哇啊——好大的房间喔,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?」俊彦纳纳的问。

  由美子轻轻的弹了下他的额头。

  「小傻瓜,人都站在这里了,当然是可以喽。」「嘿嘿嘿嘿……说的也是。那…那我以后是不是应该叫你妈妈?」「不行——!直接叫姊姊由美子就好了。」

  「可是…可是院长奶奶说要叫妈妈才对。」

  「妈…妈妈!?」由美子两手捏着俊彦的脸颊,往外拉长扭来扭去的。

  「姊姊和你之间才差十几岁而已喔,不要把姊姊叫老,叫姊姊由美子就好了,由——美——子——!刚刚把我叫老的是这张嘴吗,嗯——?」「啊啊啦——啊答…啊答……(知道了啦!好痛!好痛!)」「好了,很晚了,就先这样睡吧。姊姊的房间就在隔壁,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姊姊喔,就这样,晚安——」

  由美子回到房里,一边换上她喜欢的半透明薄纱睡衣,一边有趣的心想「没想到耍弄小孩子,比想象中还要来的有趣呢。」「由美子…」

  「俊…俊彦!?有…有什么事吗……」

  俊彦突然推开由美子的房门而入,吓了由美子一跳。

  「我的…毛茸茸兔娃娃……每天晚上要抱着睡的兔娃娃……忘了放在包包里带过来了,呜…呜呜……」

  「很…很晚了耶……我们明天再回去拿好不好?」「呜……可是没有抱着那个娃娃我睡不着……」「真是头痛……要不这样好了,今天俊彦就将就抱着姊姊,姊姊让俊彦当作是那个兔娃娃抱着睡吧,过来……」

  「嗯…」

  由美子抱着俊彦,拉起棉被把她与俊彦两人都盖好。才十多岁的俊彦,身体还没发育完全,现在身高只到由美子的胸口高而已,由美子伸手这一抱,俊彦的脸就被埋在由美子那对36F 双乳的夹缝里。

  「嗯…嗯嗯——由美子…好香……」俊彦的脸埋在雪白柔软的山谷之中,虽然有一点气闷,但是吸气满是由美子的体香,思绪昏昏沉沉的,脸蹭了蹭就睡着了。

  俊彦睡的是很香,由美子的心脏却是砰砰的跳的厉害。因为俊彦睡着之后,那一双手哪里不好放,偏偏就是从外侧夹着她胸前那对乳肉,压的她的胸部胀胀的。而且可能是侧睡的关系吧,俊彦的一只脚伸到了由美子的两腿中间,让由美子从大腿内侧痒了起来。想挣开却又怕吵醒刚睡着的俊彦,更何况答应了人家抱着睡的,总不能才刚躺没多久就反悔吧。

  由美子叹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把俊彦的手移到腰边,沉沉睡的下去了。隔日早晨,由美子是被俊彦的睡姿弄醒的。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,由美子的睡衣被撩到了雪白的双丸上面。那柔软的一双蜜肉,正被俊彦抓一个捧一个,嘴巴含在殷红的那一点上,像个婴儿一样的吸啜着。

  最让由美子脸红的,是俊彦那根充满了年轻血液,朝气磅礡的巨大男根,正像根热烫的铁棒一样,顶在双腿间那柔软的凹陷上。麻痒之间带着阵阵的酥麻,清冷的空气反映出肌肤的火烫,由美子脸上浮起红粉色的热烫。

  心理泛起性欲的由美子,开始缓慢的挪动她的细腰,就像是研磨的杵与钵,轻抵的阵阵研磨,渗进裤底的滑溜汁液,更是添加了研磨时的刺激,让由美子双眼迷离轻喘香风。天天都要自慰一番才能入睡的由美子,昨晚因为俊彦闯入而没有发泄的欲望,在此时慢慢的溢了出来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俊彦突然发出声音,让由美子吓的全身殭硬,顿时如冷水浇头,身上满溢的性欲也消散的无影无踪。被俊彦声音惊醒的由美子一身冷汗,脸上尽是羞怯的表情,就像是偷糖吃被抓到的小女孩。

  这副少有显露的表情若是让认识她的人看见了,保证会一地破碎的眼镜与下巴。甩掉的男性多达千数,被同事戏称为甩人魔女的由美子,居然也会有这种可爱的表情。这若让人知道了,肯定只要半天的时间,就会从总公司传到国外的分公司去,成为公司里最大的头条消息。

  由美子小心的把俊彦移开,轻慢的下床移动到厕所去。

  「怪了,明明睡着了,是怎么在我身上留下这个痕迹的啊?」掀起睡衣,可以看到被俊彦捧着啜吸的乳头上,除了满是俊彦流出来的口水之外,还有着明显的牙痕迹。放了一盆热水,扭一条热毛巾擦洗了一下出汗的身体。

  「这孩子,居然还没睡醒。」

  盥洗完的由美子正准备要弄个简单的早餐,没想到却看到还躺着的俊彦,居然换抱着枕头睡的死死的,心里突然有了个荒唐的恶作剧念头。

  偷偷摸摸的爬上床,轻轻的把俊彦的睡裤拉下,婴儿手臂大小的肉棒弹到了由美子的眼前。

  「虽然曾经猜过,没想到硬起来比想象中的还大呢……」巨大但稚嫩的男根浮现着血管,随着血液传输的脉动,正微微的随着心跳晃动着。男根顶端是同样巨大的头部,半包着未曾翻开过的薄皮,上端泛着薄薄一层湿润的光泽,那是与男汁混合的蜜液。

  轻轻的用舌头在上面滑动,由美子张嘴将男根的顶端含进了嘴里,用小巧的舌头轻勾了几下孔洞,便转用画圈的方式切入皮下的缝隙,缓缓的把覆盖在男根头部的薄皮,向下翻去。

  「嗯——呜嗯——」

  随着由美子的动作,俊彦马上就有了反应,在睡梦中发出了呻吟声。

  由美子并没有停下她的动作,反用力的缩紧她的嘴腮,用舌头当作是滑槽,开始节奏的摆起她的头,努力的让男根头部在她小巧的嘴里滑动。「滋——滋——滋——滋——滋、滋、滋、滋、滋、滋、滋……」「哼…哼…哈…哈……嗯——嘿?由美子,你在做…啊…哼……」经过了适应动作的由美子,开始加快了吸啜摆动的速度。被由美子大动作吵醒的俊彦,受到了出生以来从未受过的刺激,感觉到男根根处一紧,浓郁如融化奶油的童子精,毫无保留的射往由美子的红艳小嘴里。

  俊彦的肉棒不只是巨大,就连出精的质与量都超乎由美子想象。浓如结块的白浊精液,冲出了她容纳不住的小嘴,顺着她的下巴,缓缓的流向了她的胸前。

  俊彦的大肉棒不停的跳动着,足足的射了快二十秒,由美子的身上沾满了他生命的菁华。

  「咕嘟……咕嘟……」

  由美子将嘴里满满的浓稠精液缓缓吞下,滑如油脂又浓如蜂蜜的菁华,让由美子差点就噎到。浓郁男性精华的气味,占据着由美子的嗅觉,让她意乱情迷。

  「啊……这么浓郁的味道…这么多的量……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尝过了……」由美子伸出舌头,将舔的到的精液珍而重之的搜罗到嘴里,仔细的搅拌之后再缓缓的吞下。

  「哈…哈…哈……哈……」

  猛烈射出第一次的少年,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。他那粗壮的男根非但没有因为喷发而消退,反倒更是硬挺的竖立着,就像是反抗由美子的偷袭一般,宣告着自己的不服输。

  由美子抚媚的一笑,身手握住了俊彦的男根,缓缓的套动。

  「早晨,醒了吗?」

  「醒了,醒了。由美子,能不能放开我尿尿的地方?好胀,好难受喔。」由美子更用力的套动,俊彦的男根硬挺的可以打断萝菠,可是在由美子的控制之下,想发泄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。

  「不行——这是你睡懒觉的惩罚。」

  由美子紧抓住俊彦的巨根,用另外一支手在男根红通通的头部边缘滑动。

  「下次在这样,我就罚俊彦这样一直胀胀的喔。」「嗯嗯,我绝对不会再睡懒觉了,所以漂亮的由美子姐姐,可不可以放开我尿尿的地方了。」

  「好吧,这次就先放过你吧。」

  【完】